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劳路的博客 快乐的家园

世界是平的 快乐是圆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级别道士--贺知章·乡贤录之五(原创)  

2012-01-12 19:00:15|  分类: 原创随感:砚边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级别道士--贺知章·乡贤录之五(原创) - laolux - laolux的博客     快乐de园地贺知章书法

 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”

这首诗是谁写的呀?老师问孩子们。

“贺知章!”孩子们齐齐地回答。

“李白有个外号叫‘谪仙’,知道是谁给他取的这个外号吗?”老师又问。

“不知道!”孩子们又齐齐地回答。

“也是贺知章。”老师告诉孩子们。

我得意地告诉老师:贺知章也是我的乡贤。

贺知章(659—744),唐会稽永兴(今萧山)人,小时候搬到邻县的绍兴,在那里读书成长。武则天证圣元年(695)中进士,后来一直在京城做官,当过太常少卿、礼部侍郎、工部侍郎、太子侍读、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,大体上相当于部长级干部。

天宝三年(744年)早春,有一天贺知章忽然“梦闯帝宫”,觉得有点不太吉祥,便上表请求回老家当道士。唐玄宗也是个道教迷,一听贺知章要当道士,一高兴就同意了,发下一道诏书,把他表扬了一番,还叫太子率领文武百官为他送行。贺老先生回到山阴(绍兴)五云门外,把自己的宅院改为道观,叫做“千秋观”,并把附近的一个周宫湖当作放生池,建了一座“一曲亭”以安享晚年,开始过起奉过上谕的高级别道士的清闲生涯。

回家第一天,他就跟家人和亲友说,当官不如当道士,当道士不如当池中的游鱼,当游鱼不如当林中的飞鸟。不过,他还是没当成游鱼和飞鸟,而是老死于道士的岗位上。

贺知章的话是几十年官场经历的感慨,他当官也当得的确挺不容易的。

那年他担任吏部侍郎,恰逢一位王爷去世,按例由吏部选定“挽郎”,就是出殡扶灵唱挽歌的人,按照惯例都由世家子弟担任。这种差事很微妙,想往上巴结的人愿意干,可以趁此机会接近王府亲属,而大部分的人都不愿意干。当正职的尚书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了当副职的贺知章,贺知章没办法只好接受任务,拿着一大堆名单斟酌来斟酌去,一时不知派那些人去合适。那些在院子外面等待消息的人,包括盼望被点上和害怕被点上的人,就不耐烦地吵吵嚷嚷起来。贺知章也烦了,搬来一把梯子,爬到墙头上露出半个身子怒吼了几句。就这么一件事,有人居然就告到了皇帝那儿,说他堂堂礼部侍郎爬墙头,太没形象了,不能再继续当管理干部的官了。于是,皇帝就把他调到了工部。

说起爬墙头,贺知章其实不止这一次。他是个生性狂放之人,少年读书时便常常偷偷地爬出墙外,和一些小伙伴们跑到野外去玩。不过那时候顶多被父兄抓回来打几板子手心,不像这一次差一点丢了官,好在皇帝非常欣赏他的才华,才没被逐出官场。

贺知章的才华,除了文章写得好,书法、绘画、写诗都有很高的造诣。《全唐诗》收录了他十九首诗,除了开头说的那一首《回乡偶书》,同题还有一首:“离别家乡岁月多,近来人事半消磨。唯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”。现在的课本只收了前面一首,其实后面一首更值得玩味。

贺知章不仅诗写得好,还具有识诗才之慧眼。贺知章当大官出大名的时候,李白还是个不出名的年轻后辈小子。他第一次读到李白的诗,便惊叹道:这个人不得了,简直不是凡间之子,乃是天上被谪贬的诗仙!于是,李白“谪仙”的称呼就传了开来。他还把李白推荐给皇帝。后来他和李白成了忘年交。贺知章回到家乡,李白还去看望他,同时也游历了一遍绍兴的山山水水,写下了脍炙人口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等不朽诗篇。天姥山,就在我的老家以东几十里的地方。

贺知章调到工部,却和工部尚书陆象先很谈得来,两人都是大文人,都很喜好诗文和书法,性格也有很多相似之处,都很豁达爽朗。两人常常在一起饮酒论诗,畅谈极为欢洽,不像是上下级,却是无话不谈的知交好友。陆象先曾经对别人说:我和子女亲人多少天没见面都不怎么想他们,而一天不见贺兄,就会坐卧不安。

和贺知章相交甚厚的,除了李白,还有李适之、王琎、崔宗之、苏晋、张旭、焦遂等诗人,这八个人常常在一起饮酒赋诗,被称为“醉八仙”。

其中张旭可是个不得了的人,常常喝醉了酒狂呼乱叫,人称“张颠”。他的草书为唐代第一人,号为狂草。李白在诗中还谈到过他的狂草。贺知章的书法从张旭那儿得到了很多的启示,看贺知章的草书,颇有几分张旭的狂“味”。

贺知章晚年自号“四明狂客”,经常喝醉了酒就满街溜达,有人请他写字,不管是认识的亲朋好友,还是不认识的山野村夫,全都来者不拒,而且不收一文钱。但是有一条规矩,不管多大的纸,每一张纸只写十几二十多个字,你给几张纸就写多少字,而且每一次都是按照纸的多少,写完一篇文或是几首诗,纸尽字毕,绝不多写一个字,也绝不漏写一个字。

我常常恼恨自己为什么不生在贺知章的那个时候!如果我见到他,一定拿出几十刀纸,让他从日出写到日落,留到现在就值大钱了!也不用去求人家给我写字了,比如大连的超然老哥、文海老哥,我求了他们一百遍,他们也不给我写一个字!还有文海老哥的好友大书法家南山,我更是提都不敢提!

 

贺老先生虽然“乡音无改”,但毕竟“鬓毛已衰”,当了没多久的“部长级道士”,回乡当年的冬天就去世了,享年八十五岁。终于没能等到我从娘肚子里出来找他写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laolux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2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