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劳路的博客 快乐的家园

世界是平的 快乐是圆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子猷雪夜访戴逵(乡贤录之一·原创)  

2011-09-06 23:06:54|  分类: 原创随感:砚边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子猷雪夜访戴逵(乡贤录之一·原创) - laolux - laolux的博客     快乐de园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戴逵画像)

          前日兴之所至,写了一篇《距离的故事》,其实历史上还有些故事更加有意思,更加耐人寻味,比如王子猷和戴安道的故事。现在允许俺姑且先从这两位俺老家的先贤说起吧。

《晋书·王徽之传》里有一则小故事:“王子猷居山阴,夜大雪,眠觉,开室命酌酒,四望皎然。因起彷徨,咏左思招隐诗。忽忆戴安道。时戴在剡,即便夜乘小舟就之。经宿方至,造门不前而返。人问其故,王曰:吾本乘兴而行,兴尽而返,何必见戴?”

这个王子猷是何许人也?可能很多人不大清楚。但说起他的父亲和弟弟,可能很少有人不知道。他们就是王羲之和王献之。

王子猷,字徽之,晋代书圣王羲之的儿子。与父亲并称“二王”的大书法家王献之则是他的亲弟弟。

王子猷生性率真,一向随性而为。那天晚上,山阴(今绍兴)下大雪,王子猷忽然醒来,推门一看,漫天皆白,便叫人烫上一壶老酒,一边自斟自饮,一边吟诵左思(注:就是那个引得洛阳纸贵的《三都赋》的作者)的《招隐诗》:“杖策招隐士,荒涂横古今。岩穴无结构,丘中有鸣琴……”念到“隐士”二字,忽然想起了正在剡山(今绍兴市以南嵊州境内)隐居的好友戴逵,便立即乘坐小舟逆剡溪而上,去看望戴逵。天渐亮的时候,已经可以看到戴逵的家了,不料他却命令掉转船头回山阴去了。别人问他这是为什么?他回答说,我乘兴而来,现在兴致没了,何必非见老戴不可?

后来戴逵听说此事,叹曰:“ 徽之不囿于礼,独钟于情”,真是我的知心朋友啊!

是啊!只要心灵相通,何必非要见面呢?虽然他们隔着几十里水路的距离,但是彼此的心理距离却连一张薄纸都插不进去。

说到戴逵,他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!

戴逵,字安道,生于安徽濉溪,父兄都是东晋的大官,但他却一直不肯当官,隐居老死于剡县(今浙江嵊州)的剡溪清流之畔,剡山苍郁之中。

戴逵是有晋一代最有名的大画家、大书法家、大雕塑家、大音乐家、大名士之一,一生有好几个史上的“首创”:

他是史上第一个让老师反过来心甘情愿当他学生的“师、生双面人”。他年轻时师从著名大学者范宣研习经史,很得范宣赏识。他从小爱绘画,读书之余常常属意山水,观摹人物。然而,范宣却并不赞同他绘画,认为经史是本,书画是末。为了使老师认识绘画的妙处,戴逵特意依照东汉大名人张衡名作《南都赋》的含义,精心绘制了一幅《南都赋图》呈给老师。范宣一看大悦、再看大惊、三看大服,心意大变,遂拜戴逵为师学画。此后,戴逵学经史以范宣为师,范宣习绘画则以戴逵为师。俺每每读到这里,都会为这样一种亦师、亦生、亦友的人际关系而感叹不已!

戴逵还是史上第一个确立中国式佛教形象的人。东晋佛教盛行,庙宇林立,寺僧众多,但各个庙宇供奉的佛像各不相同,既有印度原传形象,也有各地自己创想的造像,造像艺术水平高下不一。戴逵隐居剡山时,会稽山灵宝寺慕名求他雕刻一尊一丈六尺高的无量寿佛木像。佛像刻制完成后,观者无不称妙。但他自己却不甚满意。为了听取不同意见,他藏身在佛殿内,偷听观者的议论,尤其是对佛像的批评,悄悄地一一记下,然后反复琢磨,反复修改,历经三年,终于完成了自己心目中神圣的佛像。当佛像再次呈现在佛殿时,从四面八方赶来瞻仰的人们都惊呆了!很快,各地争相仿效。从此,全国的佛像绝大多数都根据戴逵的造型来进行雕塑。一直到现在,国内几乎所有的佛像,其面部特征和神态大都取法于戴逵的无量寿佛,可叹的是绝大多数佛像雕塑家都未能领悟戴逵的创造真谛,形象往往流于粗俗。

戴逵还是史上“脱胎法”塑造佛像的创始人。所谓脱胎法,就是用一层层苎麻布缠包泥胎,然后脱掉泥胎,再在已经形成硬壳的苎麻布胎上涂漆彩绘的塑像技术。这种造像非常轻便,不易裂缝,宜于携带转运,所以又称“行像”。此法一出,很快流传全国,还东传到了日本,更是流传到了如今。

戴逵一生绘制雕塑了无数佛像,但他却从不相信佛教中的许多教义,常常和当时非常有名的高僧慧远辩论,常常把慧远说得哑口无言。捧书读到这里,俺常常掩卷沉思,戴安道与佛亦远亦近的距离是否含有某种深邃的哲理呢?

与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不同,却又殊途同归的是,戴逵也摔过琴、断过瑟。当时官任太宰的武陵王司马晞,听说戴逵鼓瑟有清韵之声,就派人召他到太宰府去演奏。戴逵深以为耻,当着使者的面将瑟砸碎,说:戴安道不耻为王门伶人。同样的理由,他几次三番“拒仕”,皇帝几次要他出来当官,都被他一次次地加以拒绝。

戴逵不愿当官,却和当时最大的官宰相谢安相交甚厚。谢安是当时很有名的文学家,为官清廉,待人也很好。戴逵每次进京,都要和谢安“侃大山”,而且常常一聊就是一通宵。当时有个规矩,宰相和人谈话,必须以国事为先,也就是关心政治,要以国家大事为重的意思。但是谢安和戴逵“约见谈话”,谈诗谈画谈文谈琴也论道,就是不谈国事。呵呵!这大概正是两人“相言甚欢,终日无倦意”的原因吧!

呵呵!您说戴逵这个人是不是很有点意思?

一下子写了两个敝乡先贤,下次再写要注意节约哟,只写一个!嘿嘿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:laolux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7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